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竹林听风雨第八十九章一腔热情遇冷面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竹林听风雨 第八十九章:一腔热情遇冷面

明夜兴邦,青萝城

穿过青萝城就见花谢宫,墨玉却不明白,冒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停留在青萝城,毕竟他们已经到了宛娥花谢的边上。

这些天走走停停,墨玉的身子也日渐沉重,随行的御医说孩子可能在冬雪初飞的时候可诞下,如果照这个速度,估计回到烽篾城就要生产。

“国主。”墨玉行礼后,坐在他的旁边,冒烈此时正在看着一本古籍,她不敢打扰。

“怎么了?”冒烈目不转睛的继续看着。

“没什么,臣妾的哥哥想问问我们什么时候去宛娥花谢。”

“快了。”冒烈不紧不慢的说,总觉得他是在等什么人。

“可是……”还没等墨玉说话,便有人来传话,说是有位明夜兴邦的帝姬求见。

墨玉从小便被金黛衣缠着,碍于她帝姬的身份总会陪伴左右,可是她的热情却是自己受不了的,毕竟她们之间身份悬殊,奇怪的是金黛衣自己却丝毫没有感觉。

“墨玉姐姐!”金黛衣兴奋的跑进来,看到墨玉的大肚,犹豫了一下,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

墨玉只是尴尬的笑着,有一句答一句的心不在焉,她不想让冒烈看出她有意敷衍,可是面对热情如火的金黛衣,再想到自己从小就受冷落的母亲,自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素来耳闻明夜兴邦的帝姬,性情直爽,为人颇讲义气,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冒烈的一番夸奖其实只是客气罢了,可是在墨玉的眼中却变了味道。

“不必客气,我也只是对自己人才会如此。”金黛衣一直觉得冒烈有意污蔑她的父王,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她拉着墨玉想要换个地方谈心,虽然墨玉不太愿意,不过想一想离开冒烈也好,可以找个机会摆脱金黛衣。

待二人离去,冒烈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们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但愿她能大义灭亲。”

“我所知道的金黛衣骨子里面确实有股正义之气。”月芽儿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她的衣着与之前有些不同,不再是粗布麻衣。

“她的确与众不同,不过越是如此她越有可能被情感左右。”冒烈看着月芽儿,眼神中显露出从未有过的情意。

“我相信他们。”月芽儿的眼睛中坚定而又自信。

“但愿我们所谋之事能一切顺利。”冒烈看着近在咫尺的月芽儿的手,想要轻抚一下,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曾经答应过她,完事之后,会在情绵树下,亲口对她说自己有多么的爱她。

“我们只是讲述者,当年的事情若不是他们狠心,灵仙族怎么会困在万妖岛。”月芽儿说的激动,眼圈也已经红了。

“是呀,当年的灵仙,幻族,而今的朝国,赤琰国,都是因为他。”冒烈迟迟不去宛娥花谢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大帝惟临,他不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此行是对是错,他也不知道这些年布置的局面是好是坏。

月芽儿看着冒烈,他所想也是自己担心的事情,不过走到今天,没有退路也容不得他们后悔。

再看另一边,金黛衣对于她们的相见,心里很是高兴,自己一个人滔滔不绝的给墨玉描述自己这一路所看所听到的。墨玉心里羡慕,她从小跟在母亲身边,孤独而又寂寞,最后她被迫嫁给了冒烈,和亲之后日子更是冷清,现在终于有所起色,可是那些日子的痛,她永远也不会忘记。

“黛衣妹妹,我身子不太舒服先回去休息了。”她和金黛衣走到院中,便不耐烦的想要分开。

“墨玉姐姐,你怎么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面对金黛衣的关心,墨玉只觉得不适,“你追赶一路也累了,你先去休息吧,晚些时候我们再聊。”

全面负责无人驾驶项目。坊间在谈论苹果、谷歌这两大炙手可热的公司时往往认为

和金黛衣分开后,墨玉闷闷不乐的回到屋里,金卓早在此处等她多时,“怎么样,冒烈何时启程。”

“他没有说,可能不会着急吧。”墨玉有些头疼,半躺在榻上,身边的宫女忙碌着。

“那就太好了,开始我还着急催他,不过母亲正好来消息,让我们拖住他。”对于金卓的这句话,墨玉有些不解。

“母亲说了什么,为什么不着急去宛娥花谢?”墨玉揉着头,闭目养神的问。

金卓屏退屋里的人,坐在墨玉的身边说:“母亲让我们把这个给金黛衣服下。”

墨玉看着他手中的黄色粉末,奇怪的问:“这是什么?”

“破魂散。”

“什么?”墨玉翻身起来,可能是有点着急,眼前突然晕了一下,金卓连忙扶着她,她的眼睛中满是惶恐,小声急迫的问:“你知不知道破魂散是干什么的?吃了这个不只是死,连魂魄都会被撕裂。”

金卓当然知道,可是这次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也是最好的机会,“妹妹,你知不知道,父王说了只要金黛衣回去他的王位就要传给她,那时候我和母亲要怎么办?”

就算是这样,墨玉还是觉得破魂散有点过分了,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呀,“可是,我们阻止她回宫便好,为什么非要了她的命呢?”其实墨玉也想为自己未出生的孩子积些阴德。

“妹妹,若不能一击即中,咱们就别再想活着。”金卓以为她是因为事不关己,才会如此,有些气恼的说:“你现在得到了冒烈的宠爱,自然不会在乎我们的生死,也罢,就当我今天从未来过这里。”

见哥哥有些生气,又提到了冒烈,想起他刚才看金黛衣的眼神,墨玉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怒火。

“哥哥怎说了此话,你与母亲都是我至亲之人,我当然要在乎,你把它留下,我找到时机就会动手。”墨玉想了想,心中暗下决心。

金黛衣本来满心欢喜的见到了墨玉,谁知道她不舒服回去了,自己当然无聊的在院中晃悠,突然肩膀好像被石子打中,抬头一看,原来是智方。

“怎么了,满脸的不高兴。”智方爬在树上,手里拿着几个果子,扔给了金黛衣。

“没有呀。”金黛衣仍旧是一脸不高兴,拿着果子也没有胃口。

“看你这个样子,我就知道,人家不理你呀。”

“也许墨玉姐姐真的是身体不舒服,毕竟她大着肚子呢。”金黛衣正发着呆,却看见墨玉的随身宫女向自己走来。

“帝姬,我家娘娘说与妹妹相聚甚欢,晚上想请您一起用膳。”

听到这句话,金黛衣又眉飞色舞的高兴起来,说自己一定准时,待宫女离开看到这块市场很火爆后,她更是得意的飘飘而去。

“奇怪,怎么会突然请她一起用膳?”智方对这突如其来的晚饭有点奇怪。

淮安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经常恶心
南充白癜风治疗费用
相关阅读
曼联失意人的绝地反击他能为穆帅省万吗
· 一个没有星味的女明星节能

一个没有星味的女明星,导演老公也捧不红她,今41岁快被遗忘了相信大家都会发现,在娱乐圈里的演员们,有着辨识度,能更快地被大家记住。比如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