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炮灰逆袭女帝记第章风流之人最专情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炮灰逆袭女帝记 第51章 风流之人最专情

卿酒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泡在太湖一样宽广的酒坛子里游泳,清酒醉人,边游她还时不时边喝几口酒坛子里的酒,突然,她的脚一抽,整个人就要往深处溺下去,还好一双温柔的手及时出现,把溺水的她捞到了岸边。

“咳咳…”

“姑娘,你没事吧?”

“没…没事。”

那个人忙拍着她的背,她咳凑几声把酒吐了出来。卿酒艰难地转过身去向那人道谢,到嘴边的话却僵在那,原来救她上岸的人,就是花无宴本尊。此时花无宴正拍着她的背,对着她灿烂的微笑。

“啊!!!!!!”

半夜,女子尖叫着从噩梦中惊醒,她睁大眼睛,抓着床沿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着。

借着屋外透过来的月光,她最先看见的,是床沿边一排在空中浮动的雪白牙齿。那一瞬间,她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便伸手朝那边摸去。

等到触及到男子清晰的轮廓,她闭上了眼一头栽倒在了床上。女子心里不断默念着,这一切都是梦,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她如此这般反复的自我催眠,就当她自己对此深信不疑时,眼皮之上却突然一亮。

“卿酒,你醒了。”

熟悉的男声传来,卿酒猛然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弹了起来。

借着屋内暖粉色的光,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镶着红边的银靴,往上看去,红裤,红衣,红褂子,最后是梦中花无宴的笑脸。

“啊!!!!!”房间再度响起了卿酒高亢的尖叫声,走廊外快传来一阵脚步声,月满着急的敲着门道:“二位客官,怎么了?是发什么事情了吗?”

“无妨,你下去吧。”

温润的男声响起,花无宴打开了房门,对着小厮月满道:“只是做了噩梦,并无他事。”

多达10326辆新奥拓因存在燃油软管漏油的隐患而被召回 月满伸出能如此成功地在封闭的设施内进行如此数量巨大的动物饲养头朝里探了探,见的确没有异样,才捂着胸口走开了。

花无宴关上房门,坐在床沿旁笑着看着卿酒一言不发,卿酒一把扯掉了身上的被子,连忙单膝跪地,脸上满是惶恐不安道:“王爷恕罪,今夜是卿酒放肆了。卿酒甘愿受罚!”

依旧是万年不变的笑意,红衣男子戏谑道:“酒醒了么,醒了,就随我回王府吧。银子我已经结了。”

“是!”

二人走出软红阁时,已是寅时末,卯时初。街道上的火树银花早已经撤了下来,回王府的路上冷冷清清的,寂静的夜里,只听得见巷子深处偶尔传来一声犬吠和婴儿的啼哭声。

此时已是深秋,寒风萧瑟,走在路上,卿酒不自觉缩着脖子,裹紧了衣物。

一件男子的外衣披在了她的肩头,她反应过来,正欲脱下衣衫把衣服还给他,手却被花无宴按住。

“不听主人的吩咐,可是要受罚的哦。”

“.....遵命,王爷。”

一路上卿酒内心都十分忐忑不安,她记得自己喝醉的时候,似乎干了些蠢事,说了些胡话,可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说了什么。

她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盯着身旁的花无宴,见他一路上表情未变,并未言语,才稍微放下心来。

花无宴虽在外面风流,却从不在王府里寻乐子,府中别说王妃,连个姬妾偏房都没有。

王府的下人们都在传,外表看似风流潇洒的王爷,实则最为专情,这么多年来王府没一个女人,是因为王爷一直在等那个唯一心爱的女人回家。

那日二人回府的场景,被起夜如厕的小厮撞见,第二日,府中就传遍了二人的绯闻,从此以后,下人们都对卿酒的态度是越来越好,俨然把她当做王府的女主人招待了。

卿酒本人却对此浑然不知,她此行是来要花无宴命的,日子过了那么许久,想也是时候动手了,于是,在她煮第二十次莲心汤之时,左右看了身边没人,卿酒便小心翼翼地把毒药下到了汤里。

勺子搅均,天衣无缝。

端着汤走到了房间内,她把楠木托盘放到了几案上。

“王爷,天冷夜凉,喝完莲心汤再看书吧。”

红衣男子放下手中的书卷抬起头,朝着她一笑,可那笑意还未蔓延至眼角,花无宴的表情就逐渐冷了下去。

卿酒心中一个哆保险和救济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两种社会保障手段嗦,这厮该不会发现她在汤里下毒了吧?

鼓起笑容,女子朝前面迈了一步,可她还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花无宴冷着脸猛然朝她伸出手!

卿酒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再度睁眼开时,她已安然坐到了凳子上。

眼前的场景吓了她一跳,刚才她所站的几案旁,正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房间里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群黑衣人,花无宴上前与他们缠斗在一起,身影在明亮的烛光下晃得厉害。

拳脚相加声混合在一起,对方人多势众,花无宴却只有一人,眼前的情况很不乐观。见此情形,卿酒也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女子猫着腰趁所有人不注意,一口气跑到了屋外的走廊上,接着,她憋足了劲儿手做喇叭状用了此生最大的嗓门大喊:“来人啊,王爷卧房里有刺客!!!!!!”

一群夜巡之人很快听到了卿酒的叫喊声,王府里其他侍卫房间的灯也相继亮起,夜巡的众人身手敏捷的冲入了卧房,加入了与黑衣人的混战,花无宴朝着一个黑衣刺客的脑袋一刀砍去,刀光剑影间,卧房雪白的墙壁溅起了殷红的鲜血,一颗人滚落在地,场景好不惊悚。

见赶来的人越来越多,黑衣刺客也并不恋战。

“情况有变!撤!”

黑衣刺客们逮住机会冲出了房门,在长廊拐角时,他们与卿酒碰了个正着。

看见卿酒,刺客头子目光一凛,他们今日本做了充足的准备,势必杀花无宴个猝手不及,本在房间暗杀,他们有很大的胜算,这个黄毛丫头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把计划全部打乱了。

身后是追捕的王府侍卫,眼前是破坏他计划的黄毛丫头。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喉咙被人死死卡住,一把冰冷的长剑架在了卿酒的脖子上,她表情痛苦的咳凑了几声,似呼吸的很是艰难。

追上前但最终市场依然无法抵挡周边市场下跌的影响来的红衣男子抬起手制止了属下的行动,花无宴的表情是从所谓有的阴寒,他对着黑衣刺客伸出了右手,冷然道:“把她还给本王,本王就放你们离开瑾王府,若你们敢伤她分毫,你们灵族上下万余人,明日就都得死!”

广泛期小细胞肺癌
陇南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柳州医院白癜风
相关阅读
家具以旧换新新政并未明显拉动消费
· 知识普及沙皮狗需要哪七种微量元素位置

家养沙皮狗的宠物犬不是很容易,沙皮狗身体需要正常的营养吸收,在日常生活中,沙皮狗表现出食欲不振或者精神不振的情况时,我们就要及时的给沙...

友情链接